manbetx


汽车
您当前所在位置: 信宜新闻热线 > 汽车 > 正文
观察:美式“散装”抗疫让200多万人“中招”
   发布时间:2020-06-18   浏览量: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

6月初,在美国俄勒冈州的伯恩赛德大桥上,成千上万的抗议者双手背后伏地,在近9分钟的沉默里,致敬死去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

6月,美国俄勒冈州的伯恩赛德大桥上,成千上万的抗议者双手背后伏地,致敬去世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来源:社交网站视频截图

这,是美国民众反种族歧视抗议的震撼一幕。

但与此同时,对于已有200多万人染上新冠病毒的美国来说,大量人员聚集,也是防疫局势面临的严峻一幕。

数月以来,事关美国全民健康、应被无比重视的抗疫工作,在各个层面上,却屡被“挤下”头条。在与总统特朗普口中所称的“看不见的敌人”正面对决时,美利坚的“最强大脑”——政府决策层的指挥工作,却是一团乱麻……

当地时间6月14日,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外的广场,成千上万人聚集示威。来源:英国《卫报》视频截图

“如果我感染了,那就感染了吧”

在过去两周里,大量美国人或并肩站立在街头,或走入拥挤的公共广场,高举示威牌,呐喊口号。仅6月14日这一天,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外的广场,就有成千上万人聚集示威。

很难想象,这些场景发生在一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单日新增逾万例,累计确诊超210万例的国家。尽管专家忧心忡忡,反复提醒示威人群密切接触并大喊口号、警方使用催泪瓦斯等让人流泪和咳嗽,都可能加剧病毒传播,然而在反对种族歧视的怒火中,这似乎被美国人抛之脑后。

事实上,早在此之前,美国不少民众对社交隔离措施就并不重视。3月,一位在佛罗里达的海滩上享受阳光浴的游客说,“如果我感染了新冠病毒,那就感染了吧”,“我不会让它阻止我参加聚会”。

美国民众为何会形成这种认知?

英国华威商学院行为科学教授尼克•查特认为,西方政府在逐步关闭酒吧、餐馆、学校等场所的过程中,传递出的信息“非常混杂”,而且由于仅仅进行“温和地建议”,民众并没有提起足够的重视。

“(温和建议)隐含的信息就是,这件事并不那么重要。”查特称,如果真的重要,就会采取不同的表述方式。例如人们不会说“建议您遇到红灯停车&rdquo,www.341.com;而是“你必须这么做,不做就是违法的”。

分析认为,政府不愿在疫情暴发后迅速采取严格的封锁措施,或许是美国民众未能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主要原因之一,自然而然地,民众也就对相关措施的执行并不上心。

资料图:当地时间5月1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开始“重启”经济,餐厅、零售店、电影院和商场可按要求恢复运营。中新社记者 曾静宁 摄

“散装”抗疫,一州一策

让民众困惑的,还有美国各州步调各异的抗疫举措。

5月20日,是一个“美好”的周三,康涅狄格州加入逐步“重启”的行列,这里的酒吧和餐厅在疫情期间首次迎来爆满,人与人之间间隔两米,在店内排队取餐。

而同一天,纽约市街头依然人烟稀少,酒吧、饭店多数大门紧闭。因未达到州政府制定的7项重启标准,全市仍处于严格的“居家”状态。

疫情期间,美国各州从颁布“居家令”的时机,到重启经济的决策,再到管理大规模示威的方法,都可谓是“一州一策”,难以统一。这导致疫情曲线在美国各地出现不同的起伏。

全美50州全部重启后,美国至少21个州出现确诊病例回升,其中有14个州创下新高。

美国最早开始重启的佐治亚州、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均出现新增病例、住院人数等上升情况,成为疫情“新热点”地区。新墨西哥州和佛罗里达州的病例数量增长了40%。亚利桑那州也自结束“居家令”后,从平均单日新增400例左右,升至近日的日增1000例左右。而在从未建立过全州范围内“居家令”的犹他州和阿肯色州,病例数量增长了60%。

资料图:当地时间6月8日,纽约市进入重启第一阶段,纽约五大道百货大楼仍然紧闭门户。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而此前的疫情“热点”地区纽约州,作为全美“重启”步骤最为小心谨慎的地区之一,新增新冠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都迎来了疫情暴发以来的最低。

“尽管很多州在实施严格举措,但他们的努力可能会受到其他地方做得不够的拖累”,乔治华盛顿大学卫生政策和管理学教授杰弗里•列维警告说,“我们受到保护的程度,取决于最弱的州。”

“每个州长都在自己做决定”,列维说,“有些人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有些人则没有。”

“甩手”与“甩锅”

本应统合组织各州抗疫举措的美国联邦政府,在此期间又在做什么呢?

“检测是各州政府的事”,特朗普在4月的一次记者会上这样说道。白宫强调,联邦政府只是“最后的供应者”。特朗普在疫情期间曾一再宣称,抗疫是各州自己的事情。

当发现检测试剂、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极度短缺时,各州州长向白宫求助,然而白宫的行动却是停滞的。他们所呼吁的私人企业,也无法提供所需物资。各个州和城市因此被迫参加“竞购战”,这使它们成为高价牟取暴利的牺牲品。

纽约州疫情最严重时,面临3万台的呼吸机缺口,只有联邦政府有能力采购,政府却袖手旁观;而新泽西州桑莫塞郡和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戴德县的医用口罩、马萨诸塞州两笔医疗物资订单、科罗拉多州的呼吸机等,还被联邦政府征用,却并未给出物资去向。

伊利诺伊州州长怒而发言称,联邦政府要么增加检测部署,要么“让路”。

而在联邦层面,美国“最好的疾病研究机构”、原本应在抗疫中发挥领导作用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却被白宫架空。

CDC的专家们在疫情初期就多次给出警告,劝政府重视输入型病例,但白宫却不以为然,在宣布旅游禁令上,行动迟缓;到了5月份,CDC编写了一份指南,指导美国分阶段复工复产措施,却遭到白宫“封杀”,理由是指南内容“太死板”……

“在我看来,至少是在抗疫过程中的某些时间段内,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就是一个被冷落的旁观者”,美国埃默里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院长科伦(James Curran)说道。

与CDC命运相似的,还有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奇。自2月中下旬开始,福奇就建议实施社交隔离举措,却屡遭拒绝。然而特朗普在4月底说,“政府听从了专家的建议,但专家们搞错了,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疫情会如此严重。”

“美式防疫”病出何因?

“它有一天将会消失”、“就像奇迹一样”,2020年2月,特朗普曾这样表态。据《华盛顿邮报》统计,从1月初到3月中旬的约70天内,特朗普至少34次试图淡化新冠疫情的严重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特朗普的想法如同“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塑造世界”。

临床试验表明羟氯喹对感染者并无积极作用时,他仍不断推广这款“神药”;他还提出人们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来治疗新冠,当场遭到医生否定;福奇称新冠是“最可怕的噩梦”,他却认为病毒可以简单地消失……

专家认为,在一个不稳定的时期,总统本应是权威消息源,却不断释放误导信息,可能会使人们对公共卫生信息产生混淆。就在特朗普发表“注射消毒液”的言论一天后,马里兰州紧急热线就收到100多通相关咨询来电,伊利诺伊州有毒物质控制中心也接到很多关于误服消毒剂的咨询电话。

如今,由于抗击疫情不力,美国经济陷入困境,严重影响特朗普的选情。再加上种族冲突蔓延,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已全面落后于锁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拜登。

因此,在即将到来的大选面前,特朗普的焦点已经从抗疫上转移,放在了重启选战、恢复经济上。这种做法,必然将继续影响美国抗疫的策略。未来,美国的公众健康,可能仍将不得不“让位”于其他议题。